<dd id="61611"></dd>
      1. <code id="61611"></code>

          <code id="61611"></code>
          1. <code id="61611"><rt id="61611"></rt></code>

            <var id="61611"></var>

            中文|English
            中文|English

            甘露 : 傳承創新 讓更多年輕人愛上紫砂壺

            發表時間: 2019-04-12     點擊率:

              結緣紫砂,對于甘露來說是自己一生的幸運。   

              1982年,甘露出生于宜興丁山的紫砂世家,是制壺大師、花器泰斗倪順生的外孫女,俞國良的第五代傳人。甘露剛記事的時候,就對外公制壺過程中剩下的殘泥充滿了興趣,把這些“泥巴”捏成各種造型,自得其樂。2002年從學校畢業后,甘露開始跟隨外公系統地學習制作紫砂壺。

              

             

              

              

              “與其說是修煉基本功,不如說是修煉心性”,甘露談起學壺初期的經歷深有感觸。打泥片、拍身筒,兩個最基本但也是制壺過程中最重要的工序她每天要靜下心來練七八個小時,連續練了兩年時間,之后才開始了自己的創作之路。外公倪順生當時身邊有三十多個徒弟,年紀最長的已經有七十多歲。甘露雖然和他們是師兄妹,但是二十出頭的她抱著學習的態度,虛心向身邊的每一位前輩請教。

              “外公已經做了64年的壺,我才做了18年,要做好壺就要學習一輩子、悟一輩子!”石瓢、西施、仿古、美人肩等等,紫砂壺常見的造型品類就有上百種,每種里面又各有變化。甘露說,自己最擅長的是花器,也是傳承自外公對于壺藝的理解。花器的靈性來自于制壺人自己的心性和對大自然的體悟,將自然的和諧之美體現在壺身的玲瓏之間是創作的過程,更是修心的過程。制壺工具有100多種,每種都必須如數家珍、應用自如,從泥到成品有六七道工序,單單燒制就要至少32個小時。復雜的花器半個月才能成就一把。對于工藝和品質的嚴苛態度是甘露家族藝術基因中最重要的元素。甘露坦言,在燒制的過程中如果有些許瑕疵,壺哪怕砸掉,或者用來養花,都不能流向市場,要對得起壺身上印有的“甘露”兩個字,要對得起藏家的信任和家族歷代積累的口碑。

              在甘露看來,紫砂壺不僅是茶器的首選佳品,更匯聚了篆刻、泥繪、雕塑等多種藝術形式,藝術表現的空間無限廣闊。“一把好壺匯聚了精氣神,從一把壺能看出制壺藝人和藏家的性格!”制壺需要傳承歷史和經典,也需要不斷創新和突破。現在甘露每天都會晨起打坐一段時間,讓自己在靜心的過程中尋找靈感,然后再全身心地將靈感付諸于實踐。其作品構思新穎,視角獨特,在當代紫砂陶藝同仁中以明快秀麗的藝術風格、高超的技術與準確的藝術表現力,受到國內外壺藝愛好者的贊譽,其作品多次在全國工藝美術博覽會及展覽中斬獲金獎。甘露笑談:“最快樂的事不是獲獎,而是藏家的認可,希望每一位愛壺人用我做的紫砂壺喝茶的時候都有品味“甘露”的心情。”

              

              

              

              作為優秀青年陶藝家的代表,甘露和丈夫姚俊近年來一方面專心創作,另一方面致力于傳播紫砂文化。近日,甘露夫婦來到上海,攜手上海國拍在國拍大樓拍賣大廳舉辦了手作紫砂壺展示及拍賣活動,同時舉辦了一場公益講座。夫婦倆向紫砂壺愛好者們展示了制壺的流程,還系統講述了紫砂壺鑒賞收藏的相關知識,“期待通過國拍的當代藝術平臺能讓更多的青年人喜愛紫砂壺,分享紫砂壺的藝術之美,這樣我們的傳統工藝才能有持久的生命力。”

              

              

              


              滬上知名書畫家周傳玉先生也親臨講座現場,向觀眾展示了紫砂壺生坯的題畫題字技藝。在宜興制壺大家與海派書畫大師的妙手合作下,一件件紫砂壺珍品躍然而現。甘露夫婦首批十一件登陸上海國拍的作品全部成交,平均溢價率74.5%。

            琪琪伦理片